朝海

不过胡说八道

浅谈忧世山庄



其实我一直愿意相信薰君对宇治大女公子是源物里唯一的真爱。尽管宇治做出了让人扼腕的选择,但也以此让薰君对她铭记一生。

在这段关系中,薰君不肯单方促成,二人保持君子之交,期间一个憧憬一个逃避,这一方面是薰君性格使然,另一方面那女子除了美德还有心机。

薰君正直严谨,和香皇子不同。薰君之前并不考虑恋爱,不像其他贵公子和侍女调情,对逢场作戏也厌恶不已,却一心向佛。胧月夜,拜访宇治八亲王探讨佛道,不料循着琵琶的声音窥见了宇治山庄两位避世的女公子,香雾空濛,薰君被大君的才华和气度深深吸引,感慨自己终究为世俗牵绊,无法皈依佛门。

可是只有尊重和等待是不够的。问,大君在想什么,薰君知道吗?或者,他在乎吗?我所看到的,是一个一味表露真心渴望打动对方、又不考虑对方立场的自我中心的人,只要对方认可了自己就好,知道达到这个目的就好。

至于大君,虽然欣赏薰君,却不肯接受他,她必须考虑到舆论以及自己的立场,她无法在万人瞩目下堂堂正正成为他的正室,而这样的女子,她的自尊注定她不会为他委曲求全。

并非厌恶薰君,相反正因了解薰君为人才不愿接受,最可怜的是,完美的薰君成了最佳妹夫人选,无论怎么讲薰君都没救了吧?

宇治大君也是源物里少有的有主见,有气节的女子。在薰君热烈的追求和周围人的强力撮合下,她非但没有醉心于他的青睐,反而感到厌恶和羞耻,而这些消极的想法是必要的。她有着自己的判断,她会逃开薰君,也会拒绝他,或者伤害他,所以薰才没有把她当做寻常女子、过目而忘。

在她身上有葵之上的决绝,槿姬的理智,空蝉的坚守,明石的坚强,不足的是她缺少末摘花的释然和随遇而安,因此活的辛苦,心结也不为人知。

再看其父八亲王一派的立场:当年立储之时,弘徽殿欲废冷泉拥立宇治八亲王为太子,可政变失败,冷泉登基,源氏一派实力高涨,八亲王隐居宇治一带。这导致大女公子在冷清的环境中成长,忧世伤情,胆怯自卑。因为薰君是六条院源氏和朱雀院三公主之子,身世显赫,前途无量;因为自己是失势八亲王的女儿,惨惨戚戚,无人过问,只要在这萧条山庄中孤独终老...

其实薰君是三公主和柏木的私生子。他从不幸福。

薰君不曾放低姿态,就算对宇治情深意切,就算是打动她,央求她,也不会放低姿态。而宇治八亲王逝世,宇治大君既是长姐又是家主,感憾父亲亡故后的孤苦无依,因香皇子对妹妹的薄情而对婚姻失去信心;感慨自己韶华将逝,而薰君终会抛弃自己,从而沦为世人的笑柄;感叹人世凄凉,不如青灯古佛,终此一生。

生性敏感,怀疑薰君的心意,又渴望相信他,既做不到疏远他,又不敢高攀,既愿意追随他,又不得不掩藏这份感情。忧郁苦闷,疾病缠身。 可是薰君并没有看到宇治的挣扎,或许这才是导致他一生遗憾不得遂愿的原因,而源氏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毁掉了葵姬,我这样认为。

在哪个时代都不能要求男子把爱情献给唯一的女子,何况平安。紫式部笔下没有“只取一瓢饮”的理想主义,相对而言薰君已经足够忠贞,怎奈大君自始至终也不肯接受他,只是逃避和哀叹。

可怜月夜一曲黄钟,从此一生的爱都给了她。 而她却撇下了一切眷恋与牵挂,撒手人寰。

宇治以一种极端的方式保住了薰君对自己的爱情。 

宇治,音同“忧世”。

紫式部不肯原谅柏木,也不让薰君幸福。

大君早逝,薰君失去了今生唯一一个深爱的女子。而对大君深深的思念,则造成了另一个无辜女子——浮舟——的悲剧。


评论

热度(7)